您好!欢迎访问广东泰如律师事务所官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寻衅滋事 -> 寻衅滋事罪与故意伤害罪的区别

寻衅滋事罪与故意伤害罪的区别


[案情]
  2006年10月9日晚,被告人易某因与同在一地做木材生意的吴某因争抢木材资源发生生意纠纷,易某纠集唐某、符某等五人找到吴某,并把吴某强制带到县城公园旁。见到易某将吴某带走,被害人严某紧跟其后。严某见易某等人和吴某争吵,便上前劝架。唐某朝严某脸上就是一巴掌,严某抓住唐某的手,唐某就用脚踢严某,易某就说“打他”,并用脚将严某绊倒在地,其他人一起上前开始殴打严某,后符某拿出一把事先准备的长刀将严某的左脚膝部砍伤。经医学司法鉴定所鉴定,严某的伤势构成轻伤乙级。
  [分岐]
  对被告人易某等人的行为定性存在二种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易某等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被告人易某等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即被告人易某等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因分析如下:
  故意伤害罪与随意殴打他人构成寻衅滋事罪在犯罪构成上的区别。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行为。对殴打他人并造成他人身体损害结果的应认定为此罪还是彼罪,可通过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客观行为、所侵害的客体进行区别,具体如下:    
  1、在主观故意方面。故意伤害罪主要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会伤害他人的身体健康,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行为;而寻衅滋事罪中的殴打是一种随意性的行为,其在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破坏社会秩序的危害结果,并且希望这种结果发生,其动机就是为了满足耍威风、取乐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要。即在主观方面,寻衅滋事罪的行为人具有流氓的动机,并在此动机的支配下实施了寻衅滋事的行为,以达到满足精神空虚的犯罪目的,故意伤害罪、则无此动机和目的。寻衅滋事罪的动机和目的是本罪与故意伤害罪区分的关键。    
  2、在客观行为方面。故意伤害所侵害的对象往往比较特定,一般是认识的或有过节的人,且在伤害行为实施之前往往有一个准备过程;而寻衅滋事往往对对方的人是见一个打一个,侵害的对象比较随意,只为了追求精神刺激而不计后果,在行为发生时大多是临时起意的,对认识或素不相识的人无理无故进行殴打,是一种想打就打的流氓作风。即在客观方面,寻衅滋事罪的行为人随意殴打他人的起因往往是因为小事或者根本没有任何原因,行为人是为了寻求精神刺激而无事生非,即使行为人是在“寻衅”——以某种不成立的理由为借口殴打他人,在殴打他人的过程中,从行为人所采用的手段、器物、击打的部位来看,无明显的伤害他人健康,造成他人伤害或者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迹象;而故意伤害罪则从行为人的手段上较为明显的反映出其具有故意伤害的故意。也就是说,寻衅滋事罪的“随意殴打他人”在起因上、对象上、殴打的手段上都具有一定的随意性,而故意伤害罪则无此随意性。    
  3、在客体方面。故意伤害罪所侵害的是他人的身体健康权利,是单一客体。而随意殴打构成寻衅滋事罪所侵害的不仅他人的身体健康权还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且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是该罪的主要特征。
  就本案而言,案发的起因是被告人易某因与同在一地做木材生意的吴某因争抢木材资源发生生意纠纷,易某为了“出气”,才纠集了唐某、符某等五人找到吴某,并把吴某强制带走。也就是说,本案的被告人易某等人并非无事生非、随意滋事,而是有“正当借口的”。就被告人的主观目的而言,也不是为了寻求精神刺激而无事生非,由此可见,本案被告人的主观目的就是要去故意伤害,而非随意滋事,寻求精神刺激,尽管他们最终伤害的不是吴某,而是出来劝架的唐某,但是去伤害某人这个特定的目的却是很明确的,并且为了实施伤害,进行了行动准备和预谋,因而其有明确的伤害他人的主观故意,且其实施了具体伤害行为,将被害人唐某砍成轻伤乙级,故其行为已经完全符合了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应定性为故意伤害罪。
网站首页  |  律师概况  |  律师风采  |  诉讼指南 |  新闻动态  |  法律法规  |  经典案例  |  东莞看守所  |  东莞派出所  |  在线留言  |  联系方式
取保候审  |  盗窃诈骗  |  职务侵占  |  故意伤害  |  走私贩毒  |  赌博洗钱  |  抢夺抢劫  |  交通肇事  |  强奸犯罪  |  敲诈勒索  |  非法拘禁 
贪污贿赂  |  挪用资金  |  放火爆炸  |  非法行医  |  伪造货币  |  非法经营  |  金融诈骗  |  寻衅滋事  |  组织卖淫  |  诉讼信息  |  杀人绑架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泰如APP二维码
扫扫关注更多
关闭